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中心 >  天天315 正文
防晒乳和面膜成不合格化妆品重灾区仟佰草韩后等上黑榜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消费者报道》  2017-11-25 18:57:47
分享到:
更多

上饶有点近视怎么办,

原标题:标书要用卡车拉!水务巨头激战阜阳百亿PPP项目

华夏时报记者马维辉 北京报道

“这是一次行业内真正硬碰硬的较量。”6月21日,安徽阜阳市城区水系综合整治(含黑臭水体治理)PPP项目(下称“阜阳PPP项目”)中标候选人公示发布后,上海济邦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下称“济邦咨询”)项目经理牟雪龙感慨道。

作为负责操刀阜阳PPP项目咨询的项目经理,牟雪龙此前为了这一项目的开标已经准备了3个多月。6月17日上午9点,项目正式开标,经过马拉松式的43个小时,终于在6月19日凌晨5点结束了评标工作。

由于戴着“2017年中国水务市场最大的PPP投资项目”的光环,阜阳PPP项目吸引了众多环保企业参与,如中国中铁、中交、中电建、北排、首创股份、碧水源、东方园林、铁汉生态、国祯环保等,“基本上你能想到的名企都来了”。

作为一个财政收入只有200多亿元的地级市,阜阳的偿付能力引发了业内的担忧。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首席政策专家骆建华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现在PPP项目动辄几十亿、上百亿,表面上很风光,实际上蕴藏着风险,要注意PPP带来的新的金融风险。

卡车拉标书

6月19日下午,安徽省合肥市,一辆卡车载着满满几大箱标书,驶往了安徽省阜阳市。刚刚,阜阳PPP项目结束了评标工作,由于评标借用的是合肥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的场地,所以评标后还要把所有标书拉回阜阳,进行封存。

回忆起这次评标,牟雪龙仍显兴奋,“周六9点半开标,原计划第二天下午结束,结果推迟到第三天凌晨,评标专家每晚只休息3-4个小时……总之,时间跨度前所未有。”

本次竞标,参与方共有57家联合体,排除同时参加多个标段的,也还剩30多家。济邦咨询董事副总经理李竞一表示,“阜阳项目是我见过的竞争最激烈的项目,资格预审的时候每个标段都有将近30家社会资本联合体通过,实际投标时已经减少了一些。”

由于参与企业多、投资额大,项目运作方式又比较复杂,所以每一家的标书都做得很厚,这就导致了“卡车拉标书”的现象,而这在PPP项目的历史上也是创纪录的。

据了解,该项目共分为三个标段,标段一包括18条河道工程、13条河道景观工程、6座排涝泵站等,项目总投资估算49.91亿元;标段二包括27条河道工程、12条河道景观工程、1座排涝泵站等,项目总投资估算60.76亿元;标段三包括4个湿地,总面积18km2,项目总投资估算30.66亿元。三个标段加起来,项目总投资估算达141.33亿元。

由于涉及治理的黑臭水体和湿地工程很多,技术方案复杂,同时又采取从设计到维护的DBFOT(设计-建设-融资-运营-移交)全周期模式,所以投标内容比较复杂,这也是标书繁厚的原因之一。

此外,作为财政部第三批PPP示范项目,该项目具有一定的窗口效应,这也是其被企业竞相追逐的原因。

争议中标方

6月20日晚,阜阳市政府采购中心发布了阜阳PPP项目中标候选人公示,结果显示,标段一中标候选人牵头单位分别是葛洲坝集团、中电建路桥集团、中铁四局、中交上海航道局;标段二中标候选人牵头单位为葛洲坝集团、中国建筑股份有限公司、中国电力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标段三中标候选人牵头单位则有中交上海航道局、中交天津航道局、中电建路桥集团、葛洲坝集团、中铁四局。

“清一色的国企建筑施工巨头,PPP项目已经成了国企建筑公司的盛宴。”有业内人士质疑称。

一位不愿具名的环保业内人士也表示,“在综合环境整治项目中,本来顶层设计和技术方案是最重要的,也应该是利润最高的。但现在变成了工程最重要,钱都让工程赚去了,这其实是畸形发展。”

对此,牟雪龙解释说,阜阳PPP项目不含污水处理厂,大部分是市政工程和水利工程,在前期的3年建设期内都需要施工方来体现作用,所以侧重点是在建筑企业。其实各联合体里也都有环保运营商,只不过牵头的是建筑企业而已。

“项目设计中,保持水质长期、稳定达标是项目绩效考核的重点内容,为此济邦咨询配合实施机构设计了一套严密完整的水质绩效评价体系,在保证施工质量的前提下,以现有水质标准为基础,在未来十几年内不断保持高标准的水质考核标准。”他表示,“如果达不到运营效果,中标企业的经济损失会非常大。”

在博天环境集团董事长赵笠钧看来,现阶段环保产业的机会确实也更符合央企的优势。首先要在城市里作业,这正是那些大型工程公司的主战场;其次规模都比较大,需要资本的力量,而环保公司资产规模大多有限;第三,现阶段大多是河道清淤等工程类施治,对环保施治的要求不高,反而是那些工程公司的特长。

骆建华也表示,目前环境治理的内涵正在发生变化,由过去单一的治理向综合性治理转化,环保企业要做好转型的准备,不能局限在传统的模式里,要适应市场的变化。

偿付能力隐忧

有人质疑,阜阳市只是一个人口近1000万,年财政收入200多亿元的地级市,未来是否有足够的偿付能力来履行PPP合同?

招标公告显示,阜阳PPP项目的回报机制为“政府付费”,项目公司通过政府水系综合整治可用性服务费和运维绩效服务费获得合理投资及运营回报。而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阜阳市财政收入总量为226亿元,该PPP项目141.33亿元的投资额已占阜阳市年财政收入的62.5%。

对此,牟雪龙表示,阜阳PPP项目去年在向财政部申报第三批示范项目的时候,已经通过了财政承受能力评价,结果显示,140亿元的投资额是阜阳市财政能够承受的。

“随着我们国家整个经济状况的改善,地方政府的履约能力在不断提高,履约意识也在不断加强,所以这一块我们还是有信心的。”首创股份总经理杨斌也表示,“阜阳PPP项目首创参与后虽然没有中标,但是类似这样的机会,我们还是会综合评判,积极参与的。”

前述不愿具名的环保业内人士注意到,PPP项目如今存在“越来越大”的趋势,“以前几千万、1个亿的就是大项目,现在你做了1个亿的项目都不好意思跟人说。20亿也就算是个小项目,50亿-60亿的还行,100多亿的才叫大项目。”

骆建华也表示,过去地方政府主要通过融资平台来融资,风险累积在地方财政这一块。现在则通过PPP来融资,而社会资本的钱也大多来自银行。PPP项目动辄几十亿、上百亿,地方财政有没有偿付能力是个问题。

“以前还能做一些政府贷款,拿钱还给社会资本。现在随着PPP越来越规范,地方政府贷款也受到限制了,将来怎么对社会资本交代?一切都是未知数。”前述不愿具名的环保业内人士说。

 

编辑: pd08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
相关新闻: